当前位置:中煤电子--寻梦园--创业史劫难      

 

回目录 回金手指彩票平台 上一页 下一页 读者留言   

 

丑小鸭的生涯(四十一)----劫难  


双击自动滚屏

本章有配乐,欢迎开启音乐欣赏

 

   周晖义在生意场上击败我使用的是金钱诱惑战术,他成功的在我企业内部策动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政变”,他仔细的研究了我内部人员的结构,把触手伸进我的内部,精心培养出了五个奸细,里应外合共同对付我,直打得我落花流水一败涂地。这五个人原本都是投奔我来的“朋友”,俗话说:穷在咫尺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些人当初来镇江十有八九都是带着淘金的美梦过来的,我看到这些穷朋友很可怜就收留了他们,我虽然过得并不富裕,但大家在一起混碗饭吃还算马马虎虎。时间久了我这里的粗茶淡饭满足不了他们的不断膨胀的欲望,事实上他们与我们艰苦的创业者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他们原本在内地过惯了舒适的生活,根本承受不了煤矿现场工作的艰辛,不堪忍受艰苦创业的劳累。周晖义就是从这里打开了缺口。这几个人在周晖义糖衣炮弹攻击下,抵不住金钱的诱惑终于拜倒在周晖义的跨下。

  周晖义非常清楚能被他用金钱收买去的人是不可以使用的, 他晓得那些为了个人私利而出卖同伴者都是卑鄙的小人,在他收获胜利果实的时刻,并没有把这些劳苦功高的“战斗英雄们”封官进爵,而是一脚踢出了门外!就连当初对那些叛逃者许下的“承诺”也一笔勾销了。五位淘金“勇士”顷刻间被遗弃街头沦为“乞 丐”。周晖义这一步棋走得太漂亮了,我虽然败在了他的手里,但我佩服他此举的英明和果断。在我饱尝失败痛苦之余,也有几分欣慰的快感。虽然那次政变损失了一些技术还有不少人员,但让我在混沌中看清了是非真相,一场大浪淘沙式的“演化”纯净了中煤电子研究所的队伍。那跌宕起伏的交战要比电视剧里上演得的故事还要触目惊心。

   被周晖义抛弃的那五位可怜虫,他们发家致富的梦想一夜之间变成了泡影,不知道他们此刻是否还在抱怨上帝太不公平,或者是惋惜自己的头脑缺乏灵活性,被周辉义轻而易举的给耍了。他们也许到今天也不知道贪图不义之财必有恶报的规律!在这些人的灵魂深处充满了肮脏的欲念, 只要有利益,在他们眼里卑鄙与高尚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常言道山河易改本性难移,几个难兄难弟象幽灵一样继续在煤矿市场里游荡,利用窃取我的技术到偏远的煤矿去蒙骗一些用户,依靠制造假冒伪劣产品维持苟延残喘的生活。由于他们不可能成为具有规模的企业,成不了大气,对我们也够不成多大威胁,慢慢的被人们遗忘了。

   1996年冬天我们十几个人在花山湾吃晚饭。 突然接到一个湖南客户打来的电话,问我们为什么还不发货?我被突如其来的问话惊呆了,马上追问他:发什么货?对方十分焦急的说:我的6万元货款已经通过邮局寄去许多天了,现在急等着设备使用,后天又要安全大检查,我求求你们行行好吧!快把定购的设备发给我们,要是我们的系统检查不合格,我们可就惨了,我家上有老下有小…… 喂!你先别起誓,你和谁签的合同?你把钱寄给谁了?都定了些什么货?那个人的声音已经变调了,就寄给你们单位的吕某某了…… 听他的声音象是跪倒在地哀求我们。你为什么要从邮局寄钱?是寄给个人还是寄给我单位了?寄给了你们的吕某某,是他让我这样办的,说从邮局寄钱速度快。我一听全明白了,这分明是诈骗吗!又是那几个王八蛋干的好事,打着我们的名义在外面为非作歹!我耐心的告诉他,吕根本不是我单位的人,你们受骗了!你再仔细看看合同上盖的是哪里的章子?对方听了我的回话立刻没有了声音,我继续追问事情的细节他不肯再讲了,分明是里面有更多的隐情我听到了那个人在电话里的哭声,随后挂断了电话,时隔不久那人再次打来电话,情求我们帮忙找到吕某某。我很同情他的处境,湖南南部山区偏僻落后经济不发达煤矿里的员工十分贫困,六万元的现金对那里的一个人来说是一生的积蓄都达不到 的财富。他是太可怜了也太天真了,到哪里去找啊?那几个小子说不定正在三星级宾馆里抱着小姐享用这笔钱呢  

              冷清的院落

           

 

  这几个人的丑恶行为给我企业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常言说家丑不可外杨!我不可能也没有时间把这些离奇的丑事向我所有的用户通报,即便通报了也未必有人相信。再说了他们都是在外面行骗,不会直接搞到我的头上来吧?我寄希望于上帝对那些不义之人的惩罚这几个小子多次得手后尝到了甜头越干越起劲,如果制造些伪劣产品出去销售也许能让人们心理上容易接受些,直接采取诈骗手段太让人们深 恶痛绝。他们逐渐发现诈骗钱财是无本的生意,是这么容易得手,干吗去死契摆列的搞产品!这等好事何乐而不为呢?马克思一百多年前就教导我们说:“资本的原始积累充满了鲜血淋漓的罪恶”哈哈!我们就是按照马克思他老人家的指示做的……接下来就是花样不断翻新的诈骗案件不断地从现场传出来。

   每次员工们出差回来都会带回许多“新闻”,我满有兴致的欣赏着一个个从现场传回离奇的诈骗故事同时,也庆幸这几个“能人”远离了我们而去,使我们免遭了厄运。就在我们幸灾乐祸的时刻从皖豫矿务局洋庄矿一个朋友那里传来消息,黄某人正拿着我研究所生产的几十几块单板机进行兜售,矿上的人知道这些人的品行没有买他们的货,还特意给我打电话告发了他们,我接到电话后差点没气晕过去。那正是我 们最困难时期生产出的产品,是在生产线上盗窃出去的半成品,还没有检验打号。为了寻找这批丢失的物品坑苦了迟景文等许多人。产品丢失的秘密终于大白于天下了,我立刻派邵玉坤连夜赶到淮北,邵下火车后打出租车直奔洋庄煤矿现场,但他还是晚了一个节拍扑了个空。只要我能抓到证据就可以将这些为非作歹的小人送上法庭,实在可惜前后只差二个小时,又让那伙不法之徒溜之大吉了。此后 我一直力图追寻这批产品的下落,非要抓到这几个恶魔解解我的心头之恨。中国的市场太大了,那简直就是大海里捞针,搜索了半年多时间根本没有踪影。慢慢的我的“万丈 怒火”也越烧越小,不知道什么时间就熄火了。

   1996年秋天,山东龙口矿务局财处务突然打来电话到我的手机上,询问我:你们研究所什么时间更改的名称和账号?我接过电话很纳闷,我说没有改名啊?他们说:这里来了二个人说是镇江中煤电子研究所的,是来办理货款的,我们核对帐号和全称都不对,这才给你打电话……我一听这话吓出我一身冷汗! 急忙回答:谢天谢地,你可千万不要把款汇给他们!那是两个骗子。对了!他们还说你们电话也改号了,还有一个女的打来电话说是会计,开始我们都以为是真的,但仔细一想不对劲!人也不认识,合同执行情况好象也说不清楚,处长让我们核实一下,才查到你的手机号,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真新鲜。我越听越害怕!已经离去的魔鬼终于又回来了!

   龙口未遂的诈骗事件过后我召集骨干成员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讨论如何应对当前局势措施,大家的意见很难统一,有人主张对所有的用户发一份紧急通告,把诈骗的经过写出来,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情。还有人不同意这样做,你没有抓到真 凭实据,不好指名道姓结论某某是骗子,再说了这样的公告会有损于我们企业的形象,不了解内幕的人会认为你们是狗咬狗的争斗,搞不好会弄巧成拙。诈骗一个偏远的小企业容易,诈骗一个管理正规的大型国企可不是件容易事,还是不发为好。意见统一不了只好由我来裁决,我一直是倾向后面的主张,最终还是把事情压下了,要求大家多加小心防范就是了。

   1996年是我国经济大萧条时期,煤矿行业正处在有史以来的低谷,华东最大的火电厂——镇江柬壁电厂的发电机组只有百分之三十运转,煤矿生产出的煤炭大量 积压,大部分煤矿处于半瘫痪状态,货款拖欠严重。我企业有限的流动资金几乎全被被三角债套死了,煤矿连自己的员工吃饭都成了问题,哪里有钱装备安全仪器,每年那屈指可数的市场份额众厂家一窝蜂似的去争抢,结果使买方摆起了架子乘机打劫厂家,提出各种各样制约的条件,使原本厂家就很难接受的要求变得越来越苛刻。为了市场份额,为了一点微薄的利润只好冒着风险发货,流动资金越套越紧。新田矿务局的一套60多万系统工程合同书上明文写着不打一分钱预付款就开工的要求,因为我别无选择,如果我不干,立刻就会有厂家跳出来接过来,我象杨白劳一 样的在合同上签了字。

  原本指望大萧条时期应该尽早的过去,我坚信煤矿工业是全国工业的龙头,当前的形势只是暂时的,不应该长期低迷下去,为了保住市场,为了栓住用户亏了本也要顶住!就在我们四处拆借资金把全部工程干完的时刻,全国煤矿进入了新一轮的低谷。下游企业利用市场低迷之际恶意拖欠煤矿货款,那些幸灾乐祸的投机分子们戏称煤炭行业为“煤大头”,使原本处于极端困苦的煤炭企业雪上加霜,致使煤矿严重拖欠职工工资。我的家乡辽源矿务局连续拖欠工人工资长达二年之久,职工 因发不出工资纷纷逃离岗位,为了不使矿山停产,煤矿上想出了许多保全职工的办法, 新田矿务局发明了一个“磁卡”,只要职工不离开岗位,凭着磁卡可以到职工食堂赊账就餐。我们到矿上出差吃饭也要花钱充一张磁卡,我感到很现代也很新鲜。

 

                在北京天坛

           

 

  由于煤炭大量积压,市场上煤价狂跌不止,煤矿为了换取职工的粮油钱,竟将煤炭低于成本价倾销,在河南每吨煤的生产成本大约90元,在市场上竟卖到55元一吨的低价,只为获取那一点点糊口的资金,那分明是饮鸩止渴恶性循环。就在此时那些倒卖煤炭的倒爷们趁机兴风作浪,疯狂的进行权钱交易大发国难之财,受苦的是我们第一线的产业部门。经济形势明确告诉我那拖欠的货款根本没有指望回笼,为了尽快收回成本,我被逼得同意以煤抵款。在新田矿务局求领导批条,以每吨煤130元的高价冲抵我们的货款,然后就地转手以55元的低价出售给煤贩子,余下的几百吨煤用火车运回镇江,运回镇江的煤没承想又落到另一个“流氓倒爷”手里,这个倒爷是朋友介绍过来的,运煤前指天发誓口若悬河,捶胸顿足的保证煤到马上付款。我已经没有选择余地了,咬着牙把煤运回了镇江,等运煤火车一到站那位先生立马转变了神态,找出一百个理由拖延付款,运到镇江这批煤几乎血本无归。最后 算下来那笔工程合同连材料成本都无法收回!

  企业没有资金就如同人没有食粮,在新田矿务局等合同的牵制下研究所已经没有流动资金运转了,为了能渡过这场经济危机,在同一时间里我决定皖淮矿务局的工程货款也以抵煤的形势结算。这次我没有找煤炭倒爷,想自己亲自把煤卖出去,尽可能让企业少损失几个百分点。我求亲友在苏北一家纺织厂找到了用户,就租用了十几部汽车将抵款煤星夜运到了淮安,这次为了安全起见先发运十分之一的煤炭探路,王安生亲自押车,我事先三令五申“不见钱不卸车”!没料想那批煤炭运抵 淮安后又落入一个早已布好的陷阱里,常言说货到地头死,当我察觉到事情有诈时已经晚了,运煤汽车被当地交管部门扣下,几十辆运煤卡车被关进一个院子里,大门用铁锁牢牢的锁上了。扣押部门开出了若干种莫须有的“罪名”,工商部门也趁机上来捞油水,说我们侵占他们的煤炭市场要罚款……

  事实上他们早就内外勾结好坑害外地人,如果不卸煤就要受到严厉制裁,长时间扣押汽车车主们也不会绕过我,那几十辆车的煤被眼巴巴的卸了下来,我亲自开车赶到苏北淮安请了许多人吃饭就为挽救那已落入虎口的煤炭。事实上我的努力是徒劳的,明着那是地区保护主义,实质上是乘机榨取免费煤炭原料。我的苏北之行除了 多搭几顿饭钱外一无所获虽然他们好像很给面子没有被罚款但煤炭被纺织厂卸下后就没打算付款,这一结果正是这场全套的最终目的,不仅赔进去了煤炭还要倒贴了4000元运费。到现在一提到抵抹煤炭我就心惊肉跳。

  投机商人不会放过每一个搞钱机会的,我的用户都学会了用高价劣质的物资来充抵帐款,一时间兴起了一股抵抹浪潮。矿务局不生产产品,没有可抵的物品,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人想出的坑人办法,他们竟然从外面购买回低劣的产品来高价顶 帐,通知你限定时间前来领货,如果不要就黄帐!那些可怜的债主们争抢着去挑选他们赐给我们的“垃圾商品”。你如果动作慢了连这货也捞不到手,那时的游戏规则就是这么定的,不能犹豫,否则注定要倒霉的。我收到过一批又小又皱的衬衫,我把它当福利发给了员工,许多人都穿不起来,有的连袖子都是歪的,有整箱积压久远的电工配电盘上的交流电压表,运回来不知道有什么用,只能丢在仓库里。有整匹的陈旧棉布,还有劣质瓶装酒,抵回来谁都不敢喝第一口,怕喝瞎眼睛!抵回的那批薄如纸的晴纶毛巾把它当员工们的劳动保护用品,直用到现在还有一半没用完。我唯一感到庆幸的是抵回了几部汽车,虽然损失惨重,但总还有剩余的资金到手,抵给我们有东风自卸卡车,有小解放卡车…那个时期我简直成了汽车贩子了。

  残酷的经济形式使我成了惊弓之鸟,为了保全自己,我提出凡是抵抹煤炭的用户一律免谈,已经签订了合同的七台河矿务局,鹤岗矿务局等许多大型矿务局,因害怕抵抹煤炭被我单方面中止了合同,由此丧失了许多有实力的用户。能够付货款的用户非常有限,市场被压缩在非常窄小的区域内。1996底江西某某矿务局与我们 签了一个工程改造合同,合同总额只有18万,而且大部分都是外购的电缆等设备,利润极其有限,为了保住市场我垫付的资金把货给发了出去。江西某某矿务局是有名的 困难企业,没有能力支付巨额的工程货款但他没有要求以煤或其他物品低款,仅此一项就足以吸引我下决心签了合同。工程完成后货款根本不能及时回笼,好在都是大型国企,我坚信不会赖帐的。那段时间我就像一个乞丐挨家挨户的去讨债.像孙子一样的跪倒在欠款用户的膝下,欠款的爷爷们:在下给您请安了!坑人无罪,欠款有理!

   1997年春节前,按合同事先约定好的期限我派孙成生去江西某某矿务局结帐款,现场报回来的消息让众人大吃一惊!矿方理直气壮地说:你们怎么还来要款,我们早已经把货款支付完啦!我接到电话汗水从我的额头上滚了下来,我最终还是没有逃脱厄运,原来又是那几位“大腕”的杰作。山东龙口的诈骗未遂事件让我变得自信和麻痹,也把那几个伙计教得聪明了许多,这次他们来到江西后学得很乖,只字不提办款的事,先是帮着他们维修设备,热情的搞起了“服务”并且非常积极周到,最后还请他们吃饭唱歌.....客户感动之余顺利地把“货款”收进囊中溜之大吉。电话手机从我的手中滑落下来,是我的偏执和自信没有加强防范,再一次让这几个恶棍得手。我感到强烈自责和耻辱,我对不起大家,对不起辛辛苦苦工作的员工,真丢人那!

  人类都有追求名利的本性,在利益面前会自然的产生拥有欲望,不同道德观念的人会用不同的方法去获得利益,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卑鄙的人不会顾及道德的约束,他们往往使用最直截了当的手段去满足自己的私欲,不惜采取诈骗,打劫,甚至谋财害命,有时最亲近他的亲人和同伴在丑恶本性的驱使下也会变成他们手中的猎物。几个伙计在林平矿务局劫得的钱财因数额巨大分赃不匀产生纠纷和打斗,是这笔钱财迅速瓦解了这个集体,几个淘金汉变成了仇人从此各奔他乡。

   翻看我的创业历史。我不知道被打劫了多少次,每次遭到暗算都使我聪明许多,每次都下狠心发誓不能再重蹈覆辙,可是下一次的劫难又会变换新的花样让我防不胜防,这也许就是生物进化的规律,机体的免疫力和病原体的攻击力交替上升永无止境。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江西11选5 江西11选5走势图 上海快3APP下载 江西11选5遗漏 江苏快3APP下载 金手指彩票平台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 江西11选5走势图 江西11选5走势图